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_开户送38体验金_2017最新注册送白菜网址大全

第825节 惨案与少女

类别:玄幻魔法       来源:beijingaishu.net      作者:牧狐     书名:超维术士
    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北京爱书】(www.beijingaishu.net)搜集整理,手机端请访问(m.beijingaishu.net)    春光明媚,正午的阳光带着柔柔的暖意。但眼前的景象,却让杜鲁的心中一阵寒意。

    他之前看到烟雾腾升,以为是有人烟。

    开着贡多拉过来一看,的确是人烟。在烟雾源头是一座森林外围的小小村庄,不过此时这个村庄却没有任何活人。

    十数间房屋,此时已经被火焰燃烧一空。火都已经消失,只剩下烟雾缭绕。

    至于村民。

    杜鲁看着每家每户外的木桩上,挂着的凡人尸体,眼里闪过震撼与愤怒。

    男人的尸体,四肢全被砍没,削成人棍插在木桩之上。女人则衣不蔽体,开膛破肚随意堆放。最让杜鲁感觉心寒的是,小孩的尸体也四处都有,无论男女,他们也衣服全被趴下,浑身的污浊。

    没有一个活人,全都是带着莫大怨恨的尸体。

    有些人的眼睛甚至还未闭上,瞳孔发散前,那种透着怨毒与诅咒的神情还未消失。让杜鲁看的,心中毛骨悚然。

    他见识过死人,无论是被海兽啃噬的只剩下头颅的尸体,亦或者在战场,看到被分成尸块的士兵;甚至,他在白贝海市见识过一只巫师大人圈养的正在进食的食尸鬼。

    但没有哪一次,让他感觉内心有如此愤怒。

    他蹲在一间已经被火烧成黑炭框架的房屋前,他的面前是一个散发着腥臭的男孩尸体。他的眼睛没有闭上,无神的看着天空,苍白的脸颊上沾满了房屋燃烧后的灰烬,但从他的眼角到耳廓处,却有一条白净的线。

    杜鲁甚至可以想出当时的画面,男孩死亡前无声的流泪,他的泪水划过眼角,落在耳廓,留下了这一道浅淡的白线。

    杜鲁长喘着粗气,伸出手抚摸上男孩的眼睛。

    “睡吧,在另一个世界,你会得到快乐的。”杜鲁嘴里轻轻念叨着,随着手掌抚摸过,男孩的眼睛闭上了。

    “世间最恶,不过人心。”安格尔站在杜鲁身后,轻声低叹,“从某种角度来看,人其实就是兽,自以为明晰了本我,超然于兽;但有时候做出的事,比起遵循原始本能的兽,还要丧心病狂。”

    杜鲁眼神里带着怒意:“帕特大人,你知道是谁干的吗?”

    “不知道,大火湮灭了一切痕迹。”

    杜鲁沉默了片刻,“大人,我想把他们埋了可以吗?春寒料峭,尸骨露宿,他们应该会很冷吧。”

    “他们已经死了。”安格尔很想继续说,人死以后,没有灵魂,没有本性灵光,尸体便是无用的皮囊。而且,他们与你无关。

    但他没有将未尽之言说出来,只是点点头,任由杜鲁作为。

    他可以引导杜鲁如何去面对巫师界的凛冬,但杜鲁对自我善恶阵营,为人处事如何选择,他并不想过多干预。

    或许,未来杜鲁会成为一个黑巫师或者一个白巫师,当他回想这段经历,他会是厌弃还是唏嘘?亦或者或者嘲笑当时自己太蠢?

    安格尔静静的站在一边,没有去干扰杜鲁的动作。

    他愿意让杜鲁耗费时间去做这件事,其实也因为自己有些近乡情怯。在没有回到旧土大陆前,他恨不得立刻飞回去。但越是靠近家乡,反而让他有些情怯了。

    村庄很小,人也不是很多。

    安格尔丢给杜鲁一把顺手冶炼的锄头,花了小半天,便挖出了一个大坑。

    等到杜鲁把土盖上时,已经近黄昏。

    杜鲁手中拿着一把白花,放在大坑前,默默站了很久,直到晚霞将他的眼瞳染成淡红色,晚风卷起花瓣,他才走到安格尔身边,低声道歉。

    “浪费了大人的时间,是我太任性了。”

    “任性与否,等你真正踏足巫师界后,自行判断。”安格尔率先转过身,拿出贡多拉:“走吧,趁着夜幕还未降临,先找到人烟询问当前位置。”

    重回了贡多拉以后,杜鲁明显比之前情绪低沉了些,在沉默了好半晌后,他突然问道:“大人,巫师也会做出这种屠村之事吗?”

    “会。”而且比你想象的更狠。

    安格尔的回答,让杜鲁眼中闪过一丝哀戚。

    “巫师也是人,人的劣根性,无论处于哪个阶层,都会有相应的表现。只不过是粉饰,或者明示的区别。”安格尔顿了顿:“不过,因为阶层的差距太大。巫师之于凡人而言,宛若云泥。故而,若是凡人没有招惹到巫师,巫师不会去刻意对付凡人,这是巫师界的默认规则。毕竟,巫师的中坚力量,还要从凡人中诞生。”

    “反倒是凡人之间,没有负累,热衷于内部斗争。”

    话题在此终结,杜鲁执掌着贡多拉继续往大陆内部前行,安格尔则靠在船舷上,看着被晚霞染红的远山与森林,眼里带着怀缅。

    安格尔原打算是在入夜之前,寻找到人烟。但遗憾的是,当夜幕星辰升起,他们也没有找到活人的踪迹。

    “看来我们走错路了。”安格尔打了个哈欠:那个小村庄应该不至于是个遗世独立的村庄,附近肯定会有城镇的,故而他们是选择沿着小村庄外的路走的。

    不过小村庄最后通往的是山林,山林里也没有固定的小道,所以他们随意选择了个方向,没想到飞了近千里路,也没有看到人迹。

    “那我们要不要重新返回?全力开的话,很快就到了。”杜鲁询问道,此前为了寻找人迹,他们飞的很低也很慢,所以飞了很久才飞出这么短的距离。

    “你自己看着办。”

    杜鲁想了想,还是决定回返,到之前那座山林重新选择个方向再说。

    不过就在他调头的时候,远方夜色下黑漆漆的森林中,突然现出一道橙红色的光。

    “火光?难道大晚上还有人在森林里?”杜鲁突然想起了什么:“难道说是守林人?”

    想到这,杜鲁立刻开着贡多拉飞到了火光处。

    当飞舟落下的时,才发现并不是什么所谓的守林人,只是一个裹着一层兽皮,在篝火堆前瑟瑟发抖的少女。

    他们的降落,让少女眼神里充满着畏惧与一丝好奇。

    她从没有见过有能飞在天空的船,而且那艘船还如此的美丽,这让她心中在惊惧来者时,也好奇起他们的身份来。

    杜鲁率先跳下船,跳到了大树上,沿着树干滑下来,落到少女的面前。

    “不用怕,我们只是……”杜鲁想了半天,最后灵光一闪:“旅人,我们是游历的旅人。不会伤害你的,我就想来问问路。”

    杜鲁的话,并没有引起少女的共鸣。她依旧警惕的看着杜鲁,同时一手捂着怀里的包裹,另一手挥舞着一把匕首。

    “好吧,我不过去,就在这里问行吧?”杜鲁叹息一声:“这里是哪?离最近的城镇,有多远?该往哪个方向走?”

    杜鲁的问话,让少女稍微顿了一下,才缓缓开口:“我不相信你,你立刻走开!如果你想找人烟,就往那边走……”

    少女指向东南方。

    “那个方向是城镇吗?如今我们所在的这个国家叫什么?”

    少女不再回答,只是抱着包裹,狠狠的瞪着杜鲁。

    杜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为何,难道他要对付一个女人?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安格尔的声音传来下来:“杜鲁,上来吧。”

    杜鲁愣了愣,三下两下的爬上树梢,跳上了贡多拉。

    安格尔这时却是看向下方的少女,少女也不甘示弱的与安格尔对视。

    安格尔轻声一笑,从手镯里丢下一个黑呼呼的东西,直直的朝着她落了下来。

    少女吓了一跳,以为对方要暗算他。正准备逃跑,但她发现自己身体突然被一种古怪的力量给束缚住了,眼看着那黑呼呼的东西就要直直的砸在了她脸上。

    她吓的一阵尖叫。

    可半晌后,她发现并没有任何东西落在她头顶。她偷偷瞄了一眼,却见一个白绒绒的皮草飘在半空,然后缓缓的裹住了她的身体。

    暖意,瞬间包裹住她。

    与此同时,她的身体也能动弹了。她抬起头想要寻找天上的飞舟,但飞舟此时已经消失不见。

    另一边,贡多拉上。

    杜鲁好奇的道:“大人为何突然关心起那个少女来?”

    “作为男人,见到一位瑟瑟发抖的女士,难道不该绅士一些吗?”安格尔挑眉。

    “呃……我只是觉得大人的行为好像有点违和?难道说,大人喜欢的是这一款?”杜鲁低声喃喃。

    安格尔没好气的道:“你难道没有看出来,那个少女肚子里怀着孩子吗?看那大小,估计就快临盆了。在这深山老林,又如此严寒,我能帮的就只有这一些了。”

    “怀着孩子?”杜鲁一愣,他回想起之前的情景,对方的确一直捂着自己的肚子。当时她的肚子鼓鼓的,他还以为是包裹呢,结果是个孕妇!

    这样一想,刚才她的那种谨慎行为,也想得通了。毕竟是孕妇,不愿意别人靠近也很正常。

    “不过有点奇怪的是,一个孕妇,为何会在这个点会独自出现在这里?”杜鲁疑惑道。

    其实奇怪的地方可不止杜鲁说的这一点,安格尔能听出刚才那个少女的口音,是很正统的金雀贵族发音。从她的皮肤细腻程度,以及她双耳上的耳洞可以看出,这个少女极有可能是贵族出生。

    一个贵族少女落魄至此,也是稀罕。

    不过,安格尔也无意探究。

    在杜鲁还念叨着奇怪时,安格尔轻声道:“去她所指的东南方看看就知道了。”

    安格尔可没忘记,她之前指路时,眼里一闪而过的恨意与怒火。

    安格尔估计,这个少女在把他们当枪使,东南方估计有她的仇人,或者正在追捕她的人。不过,他也无所谓,反正就是问路罢了。

    read3();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北京爱书】(www.beijingaishu.net)搜集整理,手机端请访问(m.beijingaishu.net) 本书由<北京爱书网-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提供 www.beijingaishu.net
我推荐加入书签回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