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_开户送38体验金_2017最新注册送白菜网址大全

第二十章 恩义情仇(下)

类别:玄幻魔法       来源:beijingaishu.net      作者:孤星自赏     书名:化域
    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北京爱书】(www.beijingaishu.net)搜集整理,手机端请访问(m.beijingaishu.net)    处刑间的气氛诡异的很,吴克的肌肤完全变成了黑色,花白的头发早已散乱不堪。

    灰色气息中充斥着令人作呕的味道,弥漫在整个处刑间,他眼中毫无生机,全身僵硬如铁,双臂如一道巨大的钳子死死卡住吴凯喉咙不放。

    “是谁下的如此狠的毒咒!”萧晓土冷冷的看向面无表情的吴克,一向活泼开朗的她少见的认真起来,强大的域气透体而出,震的整个处刑间微微晃动起来。

    云化运起体内不多的域气,秋水匕首在微弱的灯光之下显得格外亮眼,他将气机锁死在吴克颈部,随时准备发动着下一击。

    “尸咒是什么?”云化问道。

    “土域禁术之一,在活人身上下咒,可大大增加此人的戾气与凶恶,战斗起来不畏疼痛且力大无比,更加可怕的是若是战死,尸体会迅速发硬,成为不折不扣的杀人机器,即便是砍下他的头颅也无济于事!”

    云化本想将吴克的头颅砍下,但听萧晓土这么一说,当即放下了手中的匕首。

    吴凯的情况十分糟糕,呼吸声渐渐微弱,脸色也由紫变黑,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小。

    “那,那我们怎么办?”云化担心吴凯的安危,心中焦急万分,连说话的语调也变得急促起来。

    萧晓土温和一笑,土黄色的光芒萦绕在她周身,嗡的一声,一道巨大的金色圆环破体而出。

    “那就把他绑起来!”萧晓土化作一道金色流光,还没等云化反应过来就已经和吴克相撞。

    处刑间宽厚的花岗岩墙壁被她撞出了一个大窟窿,两只黑色的手臂夹着一道人影抛飞而出,云化咳嗽一声,立马上前接住,同时将两只黑色手臂拆下,为吴凯做急救措施。

    乳白色的域气流转在云化宽厚的双掌之上,他轻轻朝吴凯胸口一按,然后逐渐加大力度,吴凯连连咳嗽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死掉的人就该老老实实的在墓地里呆着,跑出来乱咬人可不好吧!”

    被撞掉双臂的吴克将压在身上的岩石块震开,呛人的泥沙四散飘飞,掩盖住了视线,嘎嘎嘎的声音从吴克口中发出,带着些许不甘与怨恨。

    微弱的火光透过撞塌的狱墙,洒下斑驳的光点,如黎明的曙光,生机勃勃。

    吴克见那通红的火光,如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本能的朝一旁连避,萧晓土一眼捕捉,嘴角一歪,坏笑道:“哦,原来你怕光。”

    “起!”萧晓土伸出食指与中指,作了个上勾的动作,周遭的沙石如受到某种命令一般,纷纷漂在空中微微晃动。

    原本大窟窿的狱墙出现道道裂口,随着咔喳一声,整座狱墙彻底坍塌,花岗岩所筑的砖块猛地朝吴克砸去。

    狱墙一空,处刑间被火红的光芒完全照亮,一条宽敞的大道浮现在三人眼前。

    大道只是由普通的砖墙所筑,明明没有任何灯盏,却散发出妖异的血红光芒。这光芒看似邪恶,却有着一股温暖气息。

    大道深不见底,也不知通向何处,云化一眨不眨的看向血色大道,全身血液开始沸腾起来,仿佛有着一群人微笑的朝他招手。

    萧晓土与吴凯看的呆了,吴凯数次闯入地牢,却从未发现过这里,当下心中一喜,激动的道:“凝香!凝香一定被关在前面!”

    “额~”吴克痛苦的在地上来回打滚,口中连连吐出黑色的液体,原本萦绕在浑身的灰色气流渐渐淡了下来,发黑冰冷的身体开始有了温度,微弱的呼吸声清晰可闻,冰冷的双目也恢复了生机。

    “孩子你过来,为父有些话要对你说。”慈爱的声音响彻在寂静的处刑间,如一杯热汤久久暖心。

    吴凯一听立马停下脚步,愣神的看向躺在地上的吴克。云化担心同样的情况再次发生,立刻朝着吴凯大喝:“不要过去!他会害死你的。”

    萧晓土缓缓落至云化身前,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没事的,那老头好像恢复了生机,没了一丝邪恶。”

    云化点了点头,这才放下心来,不再劝阻吴凯。

    “爹~”吴凯的声音略带着嘶哑,眼神中充斥着向往,突然一幕幕惨象浮现在脑海,他眉头一皱,瞪眼道:“凝香呢?凝香是不是在前面。”

    吴克踉跄着爬起,却又无力的倒下,几次尝试未果他轻笑道:“凝香不在前面,这条大道充斥了太多的罪戾,爹这辈子是偿还不了了~”

    吴凯发出低声的怒吼,目光一冷,恨声道:“我不是你的儿子!快说凝香在哪!”

    愤怒的声音在血色大道上来回荡漾,带起呜呜的嗡鸣之音,那血色的妖异光芒一闪,仿佛在倾诉着什么。

    吴克老泪纵横的看向血色大道,嘴角微微颤抖,呜咽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发出:“惊醒你们了吗?这十年来我活得浑浑噩噩,所有罪责都该由我一人承担,如果你们恨就过来折磨我吧,哪怕千刀万剐挫骨扬灰也无法洗清我的罪孽!”

    “不,你没有错~”柔和的声音从血色大道传来,如多人齐声发出,声音宏亮却不刺耳。

    云化和萧晓土看的呆呆的,纷纷张大了嘴巴,露出惊异的表情。

    吴克将头重重的朝着地上磕去,在坚硬的花岗岩地板上留下了碗大的血痕,他眼神迷离的朝着血色大道望去,呆呆的道:“你们肯原谅我吗?即使是被我折磨致死,也愿意原谅我吗?”

    血色大道突然变得扭曲起来,一幕幕清晰的影像浮现在四人面前。十年前形盟佣兵团出了个叛徒了,所有人都被沙文远抓捕起来压入这潮湿阴暗的地牢中,其中包括吴克与他的妻子。

    为了从他们口中挖出钻石之星的获取方法,天柱城城主沙文远终日在这漆黑的处刑间里一个个审问着形盟的战士。

    形盟之人宁死不屈,每个人都守口如**。沙文远没了办法只得听从手下术士的方法给他们下尸咒,可最终只有一人成功,那就是吴克。

    被下了尸咒的吴克精神恍惚,变成了一名凶残与血腥的恶魔,在术士的控制下,他负责整日折磨形盟的生死兄弟,每死一名便将他的鲜血洒在处刑间后的大道上,尸体则制成傀儡。

    一年的时间,形盟所有人都被他折磨至死,凝香则不知去向。处刑间后的大道被形盟战士的鲜血染得通红,终日发出妖异的光芒,每到夜晚总有凄厉的哀嚎声发出,像极了吴克折磨犯人的声音,天柱城居民被吵得不能睡觉,一时间人心惶惶。

    沙文远命手下的术士施咒,却毫无改变,只得下令将这条大道彻底封死,也就是处刑间那道厚实的狱墙。之后吴克被任命地牢的典狱长,专门负责折磨那些重要的犯人,每次吴凯闯入能安身退去都是作为父亲的吴克暗中帮助。

    吴凯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幕景象,晶莹的泪水无声的划过脸庞,落在嘴角,千滋百味留在口中到最后只化为了苦涩。

    压抑多年的情感如洪水般喷涌而出,吴凯歇斯里底的喊道:“爹!这十年来我错怪你了!一切都是孩儿的错,是孩儿贪生怕死,才酿成如此悲剧。”

    “不,这一切都是沙文远的错!”一位中年女子的身影浮现在血色大道中,她目光柔和,伸出近乎透明的双手轻抚着吴凯的面庞。

    吴凯感受着脸庞传来的温度,哽咽道:“娘!您受苦了!”

    中年女子露出温和的微笑,美丽而温暖,她又朝着趴在地上的吴克望去。

    “相公,我从来没有怪过你,大家也从来没有怪过你,这十年来你所承担的要比我们重的多,你一次次救下我们的孩儿,大家都清楚。”

    吴克点点了头,感激的看向血色大道上嗡鸣的亡魂,苍老的声音发出:“谢谢大家!我吴克的身体太过肮脏,不该留在这世间,就让一把火焚烧殆尽,我好留下与大伙作伴!”

    吴凯连连后退,同时颤抖的摇了摇头,“不,爹,我们一定能活着出去。”

    吴克没有再说话,干枯的身体竟开始自燃起来,温和的脸庞在火蛇吞噬之下越来越模糊,不一会便化作飞灰消逝在处刑间内,血色大道上多出了一道红色闪光。

    “孩儿记住,钻石之星的钥匙在你和凝香身上,你手中的那把轻弩一定要保管好,三日后便是钻石之星出世之日,一定要找到凝香,获取钻石之星,只有这样才能打倒沙文远,我们会在暗中帮助你的!”

    话音落完,整条血色大道亮了起来,如燎原之火,照明黑夜,让人睁不开眼来,云化二人捂住了眼睛,待光芒消逝后,血色大道又恢复成普通的样子。

    吴凯提起手中的轻弩,右拳握的沙沙作响,他恨声道:“沙文远!我定要将你挫骨扬灰!”

    萧晓土呆立在原地,目光中满是惊奇,“原来这个世上真有灵魂啊!”

    云化想去安慰吴凯,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嘈杂之音突然从地牢大道中传来,一定是之前动静太大,惊到了上面的巡逻兵。

    萧晓土立刻清醒过来,拉起云化便跑,同时对着吴凯大喊道:“这条大道应该是出口,再不出去就晚了!”

    吴凯应了一声,收起轻弩紧随二人其后,大道通达宽畅,没有任何阻碍,三人很快便至尽头,可却是死路。

    萧晓土娇喝一声,一拳便将那厚实的石壁打碎,沙拉沙拉的声音响起,云化闻到了泥土的气息,果不其然黑色的泥土不断朝下坠落,带着枯黄的草木与零散的石块。

    没多久耀眼的光线透过泥土层射入大道中,萧晓土首当其冲,跳出地面,大口呼吸着清新的空气。

    “这里好像是天柱城后了。”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北京爱书】(www.beijingaishu.net)搜集整理,手机端请访问(m.beijingaishu.net) 本书由<北京爱书网-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提供 www.beijingaishu.net
我推荐加入书签回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